認識精神疾病
精神醫學史
精神疾病的種類
精神疾病的病因
精神疾病的常見症狀
如何幫助精神病患者
結語

認識精神疾病

精神疾病的病因錯綜複雜,所以發現疾病之後,毋須急著自責或責備他人。重要的是要了解這個病該如何治療、如何早期發現症狀,預防惡化、預防再發、如何復健,這些才是重要的。

精神疾病這幾個字,相信大家都已經很熟悉了,但是如果問問看每個人對這幾個字的看法,其間的差異就很大了。不只有「代溝」,不只有中西看法之差異,在本島也有如政治態度上的南北差異,東西差異。所以如果在精神科門診,我們有時看到一個人治療改善良好,甚至急著將村埵P飲老人茶的朋友,不管有病沒病都來看診。有時又看到有些人躲躲藏藏,直到診間沒有其他人才匆匆衝入診間,生怕被人看到他至精神科就診的「可恥」行為。這些行為也部份顯示了大家對精神疾病看法的分歧。

回主題

精神醫學史

在西方的精神醫學史上,曾由西元前4世紀的Hippocrates時代的認為精神疾患如同其他身體疾患一樣,是由自然因素所引起,且需要醫學治療的。到了中古黑暗時期,受宗教影響,認為精神錯亂乃是魔鬼附身的現象,有時把病人用火燒死,或用棍子打,企圖為之驅魔,或用烤紅的鐵棒燒病人前額,想使病人恢復理智,有些甚至在病人頭部開個小洞,想放出污氣,治癒病人。在無技可施後,也只好將病人長期關在療養院中,以鐵鏈鏈住。這也算是精神醫學的黑暗時代。直到16世紀才告別中古以來的巫魔想法。1883年,Kraepelin 把精神病有系統的加以分類,建立了敘述性精神醫學的基礎,也被稱為現代精神醫學之父。至於在精神病的病因上,則由器質性、心因性的演變到目前綜合性的病因看法。除了佛洛伊德在動力精神醫學上,對人格構造、潛意識及心性發展上之貢獻,乃至影響心理治療的發展外,特別是精神藥物的出現,如1950年合成了Chloropromazie(Wintemin)對現代精神醫學有極重大的貢獻。

回主題

精神藥物的出現,改善了精神醫學的治療與護理方式,且由於藥物之清楚分類(如抗精神病藥,抗焦慮劑、抗鬱劑等)也對精神疾病有了較清楚的歸類。整個治療如心理治療、藥物治療、產業治療、職能治療、康樂治療、環境治療等,也就更能針對不同的精神疾病,甚至同一個精神疾病的不同病程和時期,提供較適當的協助了。

在中國的醫學史上對精神疾病的看法很久前即有記載,如癲狂、癲癇、奔豚病、花瘋,或怒鬱、思鬱、憂鬱、詐病及煩躁、虛煩、怒、悲、驚、悸、恐、健忘等疾病或症狀描述。相較於西方,這部分的醫療,較少受到宗教的影響,病患也未遭到黑暗時期的悲慘醫療待遇。不過也曾在晉、唐五代時期,引入了邪氣、鬼氣說,讓其一度偏離傳統醫學的脈絡。目前中醫對於精神疾病的看法,例如在診斷上、治療上、疾病的分類上,希望能由中醫的專家們來談談他們的看法,以分享大眾。

在台灣的精神醫學,多半依循西方的步調,早期投入精神醫學領域的人力與經費都非常有限,甚至精神料與神經內科亦不分家,而共有神經精神醫學會。各醫院中有精神科乃至精神科病房者寥寥可數。這些人力亦大多投注在重大精神疾病及藥物治療上,由於資源提供上不足給民間的療養院,甚至對未立案的龍發堂等場所所提供生存發展的空間,也因這樣供需的失調,以至於醫療照顧之品質無力提昇,除非主事者特別投入心力和經費,否則即便一小步的軟硬體改善,也是相當的困難。直到政府在精神醫療網上的推動,開始注入大量的經費和人力,及79年通過之精神衛生法,雖然醫療、家屬、警察、社政等相關人員仍在摸索教育自己在其中的角色和定位,也才讓整個治療的過程還是有了初步依循的根據。由於人力的加增,對精神疾病照顧的範圍,有更多的觸角伸向非嚴重精神疾病的病患,84年台北市立療養院與台大醫院精神科,設立了沒有24小時強制門禁的精神官能症病房,也可算是一個代表性的里程碑。象徵台灣精神醫學界對這些一般而言在職業、人際等自我功能上尚稱穩定,但在某些情況下引發障礙的個案正式邁開協助的步伐。而在台灣,一些大眾心理學流行10數年之後,屬於中國人的,與精神分析相關連的,深度心理學的領域,也開始有較多具生物醫學背景的精神科醫療人員的投入。另外在治療上如日間留院、復健治療等也從過去的少數項目、簡陋的環境,更趨向多樣化與進步。且與別的領域合作,如戒毒、監獄特殊犯罪對象評估的方式,或獨自探索的方式,如酒癮病房。雖然要走的路,可能都還很漫長,但也還算是一種進步。

回主題

精神疾病的種類

精神疾病有很多種的分類方式,例如重型精神病(像精神分裂症、躁鬱症)與輕型精神病(如恐慌症、焦慮症等),又如分為精神病與精神官能症(例如前)。又如分為器質性精神病(如腦瘤、甲狀腺功能亢進)與功能性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恐慌症等,目前醫療儀器無法明確診斷之器質性以外之精神病)。以上分類方式均曾被廣泛使用,雖因醫學的進步及對精神疾病瞭解的進展看來較不夠精確,但仍頗具參考價值,而且也仍是目前常被人使用的詞彙。目前常用的精神疾病診斷統計手冊DSM系統,則分為五軸來探討精神疾病。

第一軸:臨床疾病

第二軸:人格疾病

第三軸:一般醫療狀況

第四軸:心理、社會及環境問題

第五軸:功能評估

例如,同一個病人,他可能盜汗、心跳加速、手抖、失眠、噁心、嘔吐、焦躁不安、痙攣等症狀,因此有第一軸的酒精戒斷症候群之診斷,甚至又出現干擾、暴力、幻視、幻聽、失去定向感等,同為第一軸之譫妄診斷。經過評估也可能發現過去家庭、父母及自己婚姻的不美滿,因此也有第四軸的問題,並形成第二軸的人格障礙。身體評估也發現第三軸,酒精與相關之肝臟硬化及偶發肝昏迷的問題。另外就其第五軸的功能評估來看,其過去一年與目前之功能,以決定個案病情的嚴重度與復健的參考。這樣的五軸評估提供了對疾病多角度且完整的評估,也有助於治療計劃的擬定。

回主題

精神疾病的病因

從上面我們以五個軸來評估一個精神疾病,就可看出引起疾病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雖然或許有所偏重,但又人人各異。例如在身體方面,可能與遺傳、體內生化不平衡,生產造成的缺陷、中毒、身體疾病等相關。在心理方面,有如個人習慣性的認知或思考模式、悲觀或樂觀等相關因素。在社會環境因素方面,可能與家庭關係、社會文化影響、階層、環境壓力等相關。例如精神分裂病已經是公認的有強烈的身體因素影響,與遺傳、腦中之神經傳導物質相關。因此針對其身體因素的藥物治療是非常基本而重要的,一般也不建議做心理治療,若要做心理治療,也以支持性心理治療為主。但是研究也發現,如果這些病人有過度批評性或過度情緒涉入的家屬,則這類病人的疾病患復發率就會提高,因此如日間留院照顧病患的目的之一,除了協助病患之復健外,也就是在於降低病患與這類家屬每週接觸的時數,從而降低其疾病的復發率。這就不能不說與環境相關了。由於病因的錯綜複雜,所以發現疾病之後,毋須急著自責或責備他人。重要的是要了解這個病該如何治療,如何早期發現症狀,預防惡化,預防再發,如何復健,這些才是重要的。

回主題

精神疾病的常見症狀

在重型精神方面:(1)儀表方面:過份打扮、配戴奇怪的飾品、蓬頭垢面、不處理個人衛生。(2)行為方面:奇異行為、退縮行為,如比手劃腳、僵直、攻擊、破壞、終日臥床、吃不停、重複動作等。(3)妄想和幻覺:例如不真實的信念如被控制感、被害感或思想被知等,也可能有幻視或幻聽。(4)思考障礙:無法合理的聯想或控制思考的速度,也會影響到語言的速度、話量及流暢與否。(5)不適當的情緒:例如在憂愁或痛苦時會笑,情緒持續過度高昂或急劇變化。(6)人際關係改變、退縮等。

在輕型精神病方面:易有失眠、焦慮、煩躁不安、注意力不集中、記憶力減退、頭痛、頭暈、身體酸痛、全身無力、猶豫不決等身心變化。

回主題

如何幫助精神病患者                        

在重型精神病患者方面:發現症狀時盡速尋求協助,診斷和治療是同樣的重要,正確的診斷可以讓協助變得經濟有效,例如精神分裂病病情活躍期或躁鬱症的躁期都必須以藥物甚至住院治療才能效果好、恢復快、有益於復健,此時非勸說、安慰就可解決問題。在治療上由於病因、病程非常複雜,長期更需病患本人及非協助者的了解與耐心。

在輕型精神病方面:常常有更多的心理、社會因素在影響,例如臨床上有些恐慌症的個案,可能在治療數個月之後才能坦然敘述所面對的心理及社會環境之壓力。有些人因生病的時間過久,可能發展出更複雜的其他問題,如鎮靜、安眠藥物的上癮,工作受影響,家庭成員關係緊張,對醫療的依賴等次發的疾病行為。此時就讓治療變得更困難而複雜了。治療上建議鎮靜、安眠的藥物仍以短期使用以免成癮,尤其對疾病的初期更應小心,至於較慢性的病患,則最好能有固定的醫療機構及治療者,支持病患也支持家屬能對疾病有共識。另外更應評估相關致病、維持及惡化疾病的因素,和其他可能的治療方式(如心理治療、家族治療)等,以有更好的協助。

回主題

結語

精神疾病的預後,如果從他的病因來看,已到了綜合性的病因看法,與遺傳、生產、心理人格傾向及家庭、社會文化環境因素等均相關,對不同的精神疾病,他們各有不同的影響比重,這樣多的病因,加上五軸診斷這樣多角度的描述一個疾病,有時讓人有點困惑,但是也同樣的為在生命中奮鬥的病患和家屬及醫療人員,提供了可以著力之處。

精神疾病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不夠了解它,不夠了解面對它時,我們所擁有的醫療資源、社會資源,以致於造成我們高度的責任感,加上無力感、挫折感,接著就是對自己或別人的攻擊與放棄了。精神疾病,做為處理第一軸與第三軸(見前述)的問題,或許與一般醫療行為並無太大差別,但是如果我們的焦點已經到了第二軸或第四軸的問題,那就不是單純藥物之類的身體治療的問題了,而且是每個人都會有的狀況。不同的只是每個人面對的方法各有不同;有些方法有效,有些沒效。有些短期有效,後來沒效,甚至引起一些不希望有的新問題等等。有些適應的方法是有效而讓自己與別人均感欣喜的,在這情形下自然是不會去求助的,但在個人龐大的過去史及社會史中,有一天當需要出現的時候,也就是我們必須決定要如何面對的時候,精神醫學至少是一個可以參考的角度,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找一找應該怕的,不該怕的及要保持警覺的部份吧!

回主題